千寄_吧唧吧唧

下流写手×

【胜出】花知晓(上)

※ooc注意 赶不上520那就521吧×
※高中生磨磨唧唧谈恋爱,很烦很酸很气(…)
※我能不能不要脸的要评论×


00
——最近在教室里绿谷出久最近总能闻到一股清新好闻的味道。

上课的时候总是若有若无的飘过来,闻得鼻子有些痒痒的。

像是花的味道。

01
换下的运动服被汗水浸透,汗珠顺着棱角分明的下颚骨滑落,啪嗒的落在地上。

咕咚。

那是喉咙吞咽的声音,带着几分跳漏了的心跳,绿谷出久做贼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咳咳……"

几片淡紫色的花瓣落在了掌心,随后被丢在了风中。

慢慢消失。

02
午休。

上鸣电气凑到爆豪身边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喂,爆豪,你最近是不是用了香水,怎么香喷喷的?啊!还是你有了女朋友!!你这叛徒!!!"

"哈?!"

上鸣电气现实了一个下午,躺在医务室。

嘶……好痛。

上鸣一边为自己的帅脸默哀,一边对着镜子小心翼翼的将自己额头被炸的变黑的头发藏进原来的头发下面。

真好闻啊,那个味道,一定是个又温柔又可爱的女孩子吧……怎么就跟了爆豪了……

03
水龙头的水被放到了最大,房门和卫生间的门都被紧锁了起来,断绝了声音。

爆豪光己情不自禁的哼着小调,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餐,翻滚着的热汤散发出阵阵令人食指大动的味道。

——爆豪胜己庆幸自己的房间是独立卫浴。

水池里的水快速的顺着管道流进下水,卷着稚嫩的淡黄色花瓣。

爆豪胜己双手杵在洗脸水池的两边抬眼看向镜子,最后落在嘴角边上的一丝血迹格外的碍眼。

爆豪胜己直起身子做了几个深呼吸,用力抹掉了血迹。

——好像这样就能抹掉他无法控制的心悸。

04
"老师,我想去一下卫生间……"绿谷出久颤颤巍巍的举起手,这是他今天上午第三次在上课时间请求去卫生间。

"嗯,你去吧。"

"哈啊……哈…咳咳……唔……"上课期间的卫生间安静的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显得大,绿谷出久将自己关进卫生间的隔间,脱力的靠在墙边。

落进马桶里的只有几十片稚嫩的紫色花瓣,花瓣上沾染的丝丝血迹也慢慢的散尽在水里。

——卫生间内消毒水的味道里混进了一缕诡异的香甜。

绿谷出久的嘴角颤了颤,堆出一个苦笑的表情,默默地看着那些花瓣,摁下了冲水开关。

05
"小久,你没事吧?"丽日御茶子有些担心的看着绿谷出久,轰也投来同样的眼神。

——爆豪不动声色的坐在自己的座位。

"身体不舒服吗?去一下医务室那里吧。"

"啊让你们担心了,只是感冒了而已,嗓子有点不舒服。"绿谷出久带了口罩,略带歉意笑了笑。

"说起来,小久最近很爱吃甜点嘛?闻起来甜甜的。"

御茶子贴的更近了一点,绿谷出久一贯的手忙脚乱,从口袋里掏出一管纸包装的糖果,"啊!最近是很爱吃甜的东西,分给你,还挺好吃的……"

嘭!

绿谷出久的桌子被前桌的椅子狠狠地撞了一下,椅子的主人踩着掷地有声的脚步出了教室,被关上的门发出一声巨响。

06
可恶……

爆豪胜己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切贴近脚边的东西都踢了个干净。

苦涩的花香和丝丝腥味凝滞在口腔里,飘上来的花瓣在口中被嚼烂吞咽,舌尖又泛起一股酸涩的味道。

夕阳似火,灼灼的燃烧着天边洁白无瑕的云朵,将蔚蓝色的天空吞噬成刺目的红。

哽住的喉头滚了滚,嘴里酸涩的味道回上来阵阵清苦。

07
——错开和小胜回家的时间已经变成了绿谷出久的习惯。

从前是只有几米相隔的背影,绿谷出久会刻意放慢脚步,不近不远的跟着那个不会回头看的身影。

——抱着一颗踹踹不安的心,生怕情绪溢出容器。

——站在原地,小心翼翼地抱着每一片回忆,保护好每一瓣藏着秘密的花瓣。

任凭种子在心房生根发芽,郁郁葱葱。

08
两个星期了。

绿谷出久请了一天的假没有来。

这可真是少见,连欧尔麦特都向爆豪胜己多问了一句。

爆豪胜己摇了摇头。

他怎么会知道一个废物去哪了,和他又没关系。

爆豪胜己嘴里的苦味与腥味混在一起,本来就凶恶的表情看起来更凶恶了,两条眉毛恨不得拧到一块。

——我为什么会知道啊!

——今天的花瓣格外的多,连呼吸都花瓣都会飘出来的程度。

爆豪胜己愤愤的捏爆了手里的第四瓶饮料,索性只是个空了的易拉罐。

——好像所有人都认为他就必须、应该知道绿谷出久的去向。

09
绿谷出久平躺在自己的床上,胸口的起伏还未平息下来,像是离了水的鱼,拼命的张着嘴用力呼吸,鼻腔里都是那股甜到诡异花香。

搅和着血腥味,令人作呕。

绿谷出久突然想起令自己如此难受的源头,胸口翻涌的更加厉害。

大约……明天也没办法去学校吧……

绿谷出久将自己卷进被子里,几片细碎的小花瓣落在枕边——那小花瓣的颜色是沉沉的紫红色,妖冶无比。

——原本开在路边会让人赏心悦目的花,现在在绿谷出久眼里也变得烦闷无比。

缩在被子里的人嗅着过分甜蜜的花香入睡了。

10
爆豪胜己以为,绿谷出久不过是一天不来而已。

当周末如期而至,爆豪胜己才意识到他已经想着绿谷出久的事情三天了,不分时候的。

——自己身上的味道已经变得越来越重,每日成倍增长的花瓣像是甩不掉的粘牙糖,像是影子,拿不掉躲不开。

谎言是人为了保护自己而武装起来的伪装,只能抵御外敌,做不到平定内乱。

绵长岁月留下的回忆如封存起来的琼浆佳酿,越发沉淀越发香醇,越久越难忘越回味,历久弥新。

他不愿承认——于他来说绿谷出久就是他记忆中的可称作"封存"的部分。

口中的花瓣似是要冲破口腔,爆豪不得不拐进了卫生间的隔间,对着马桶干呕。

金黄色的花瓣铺满了马桶底层,星星点点的红色格外刺目。

——一清二楚,一无所知。

11
绿谷是真的很高兴,真的有人亲自来探望自己。

——虽然来人不是他最想见到的人。

绿谷妈妈热情的接待了丽日,从小到大除了小胜,还是第一次有其他的人以好朋友的身份来到他家做客。

——不过也好,不来也好,不见也好。

绿谷出久接过丽日带来的药,红着脸说了谢谢并贴心的将人送出家门,答应了丽日过了周末,下周一定会去学校上课,叫她不要担心。

从他的背影都看得出他的好心情,爆豪胜己眼睁睁的看着绿谷出久回到屋子,眼睁睁的看着丽日御茶子从那栋房子离开,消失在下一个拐角。

——他握紧了拳头,杵在距离绿谷出久家一个拐角,像一个怀春的小姑娘,费尽心思的想要找一个理由迈进另一个男孩的家门。

他以为他可以一直坐在观众席,一直旁观着那些提线木偶受人控制,一举一动、嬉笑怒骂都不是自己——为了另一个人而喜而欢、而悲而泣。

——他嗤之以鼻,他绝不会成为提线木偶的一员。
直到某天他被狠狠地扯了一下才猛的惊觉——原来自己已经变成了其中一员。

他的线,在绿谷出久的手上。

——绿谷出久动动手指,他就已经溃不成军。

从那淡黄色的向日葵花瓣溢过嘴角开始,一败涂地。

12
绿谷出久就着温水吞了两片丽日带来的药,为了让妈妈安心。

他一如往常的将自己关进房间,自学着这三天落下的课程。

数学,还真是有点难啊……

绿谷出久咬着笔盯着书上纷乱的数字与复杂的公式,换算了几次,结果好像都不太对。

绿谷出久用红色的笔标注下了那个令人头痛的题目,目光转向放在一边被冷落了很久的手机,伸手拿了起来。

——小胜……好像很擅长来着。

绿谷出久坐在椅子上,抱着自己的膝盖缩成一团,脸埋在膝间,紫的发红的花瓣也轻飘飘的落在了地板上。

手机屏幕被点亮,他进入班里的群聊翻找,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那个一直都没在自己好友列表的名字。

屏幕的光化成一块白色的光块,倒映在他墨绿色的瞳孔。

——再到恢复一片漆黑,映出他整张脸庞。

"叮——"

屏幕再次亮了起来,锁屏上明晃晃的显示着一条好友申请——

备注:爆豪胜己。

初夏已经带来炎炎热意,仅存的冷意也被烧灼的不知所踪。

13
爆豪光己今天休息,难得的假日让人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懒惰因子,将所有的家务活都丢给了自家儿子后,瘫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剧。

——似乎这个年纪的妈妈们都很喜欢看那种八点档狗血爱情剧,光己也不例外。

爆豪胜己洗干净抹布,晾在架子上,他的家务工作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他突然想起昨晚的心血来潮,热意蒸腾。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是好友了。

"啊啊啊!!!为什么不在一起啊!这里就应该在一起的吧,你说是不是啊胜己!"爆豪胜己的眉头跳了跳,额角青筋鼓起了一个。

妈妈似乎很不满意爆豪胜己的反应,抱着薯片啪嗒啪嗒的跑到还在厕所收拾的爆豪身边,"你说他们两个都互相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啊!还有那个什么……过分暗恋会得的那种病!简直太不科学了啊!!!"

"我怎么知道你爱看什么!快回去看你的电视不要在这碍事!"

"啊我想起来了!是叫花吐病来着……?!如果不被暗恋的喜欢上就会一直从嘴里吐出花瓣……现实生活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奇怪的病啊……太魔幻了吧你说是吧胜己?"

爆豪胜己的背影一僵,飞速将收尾工作完成。

"我出去一趟。"拿过外套穿上鞋子一气呵成,还没等爆豪光己回答,关门的声音就已经终结了还卡在嘴里的疑问。

"喂胜己!这么急去哪啊这孩子……"

14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像是在逃跑,像是做了错事急于逃避。

——"花吐病"……这病名字还真是简单易懂。

爆豪胜己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在街上,恨不得飞奔起来,离这越远越好。

他漫无目的的快步行走,顿下脚步时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走到了折寺中学的校门口。

周末,学校里也人数不多。爆豪胜己悄悄地溜进了学校,晃到了他和绿谷出久曾经呆了三年的教室。

教室里没有人,陈设也没怎么改变,好像考上雄英只是昨天发生的事。

那个时候的爆豪胜己是自己的"国王",高傲的站在人上,放肆的做一切他想做的事,用那些不成熟的方式,偏执的否定着一切他不能理解的人和事。

——偏执的想要绿谷出久认输。

对于绿谷出久,他总是竭尽全力去思考,却总是百思不得其解,结果总是两败俱伤——他没能让自己觉得舒服,也没能熄灭绿谷眼中闪烁着的光。

每一次炸在绿谷出久身心上的爆破,其实都是爆豪胜己对自己不能理解绿谷出久的愤怒。

——当局者迷。

窗子似乎是值日生忘记关上,和煦的风吹进教室,吹过他棱角初现的脸颊,穿过他利落的头发,拂过他日渐成熟的眉眼。

爆豪胜己坐在曾经绿谷出久的位置上看向自己的座位,冰凉的桌椅没有一点温度。

——好远……他们原来离得这么远吗?

15
"咳咳……"看着没有一上午就已经蓄满了一袋子的花瓣,绿谷出久意识到自己必须要采取一些手段了。

——他还想要正常的上学,不能总是在上课的时候跑到厕所去。

他打开自己的柜子,在层层叠叠的衣物中翻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盒子,盒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三个小药瓶,标签早已经被整整齐齐的撕掉,说明书也被销毁,除了绿谷出久自己,没人知道这是什么药。

——这是在绿谷出久意识到自己患病后就拜托了发目明做的抑制剂。

——代价是绿谷出久交代了"前因后果"。

只能抑制,无法根除,而且过度使用会给身体带来很大的负担,后果可能是不可逆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把这个药给你啊…我宁愿不知道你的小秘密……"绿谷出久还记得当初发目明说过的话,她直率的让绿谷出久有些窘迫。

"我知道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用的,相信我。"绿谷出久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做了一个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保证。

绿谷出久拿出一个小药瓶,将其他两个继续留在盒子里,然后封好盒子放回原处。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小胜……

我果然还是个自私又胆小的人,我还是决定守着这个秘密。

16
星期一。

绿谷出久终于出现在了教室,看上去比以往清瘦了点,脸色倒还不错。

——也没有带着口罩了。

午休时,欧尔麦特与相泽都简单的问了句绿谷出久的身体状况,绿谷出久受宠若惊的说自己没事,像一只被吓到了的小兔子。

他回到教室,发现御茶子、饭田和轰都不在教室,看了眼时间才反应过来现在他们应该还都在食堂。

——小胜也不在教室。

绿谷出久回到自己的座位,他没什么胃口,从包里翻出一个早上买的三明治和牛奶,味同嚼蜡的草草解决了午饭。

之后悄悄拿出一瓶没有标签的小白罐,拧开瓶盖倒出两粒白色的药片,就着剩一口的牛奶,趁着没人注意飞快的摁进了嘴里。

—— TBC ——
会有后续,但不知道什么时候×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