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寄_吧唧吧唧

下流写手×

【胜出】世界唯一的你

※主爆豪视角,有一些第三视角描述
※ooc无脑表白小甜饼23333
※词藻匮乏,有感而发,希望看的开心~
※突然觉得喜欢一个人或者被喜欢着真的都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爱每一个点开看文的小天使们,也爱每个点了小心心和小手手的你们。


「小胜一直是一个很强大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他都会成为胜利者。」


——当你觉得一个人在你的世界里和其他的人都不一样的时候,也许就是暗恋的开始。

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呢?
明明大家都长得一样——一双眼睛,一对眉毛和耳朵,一个鼻子,一张嘴。
也许是从很小的时候吧,那个时候你因为家离得很近所以一直跟在我身边,那个时候我们还没觉醒个性,但我一直是个要强的人——或者说是个自尊心大过一切的人。

每一次带着各种“小弟”去探索那些标着“禁止入内”的地方的时候总是让我兴奋不已,那种雀跃的心情直到如今也不知如何写在纸上——硬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每一次将“敌人”全力打败的那种征服感吧。

我每一次都会冲在第一的位置,用自以为最帅气的姿势喊出前进的口号,还不知羞耻的建了一个名为“爆豪英雄事务所”的小团体——但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事务所这一点倒是和现在没什么出入。

——啊,好像说的有点远了。和你整天待在一起果然也被传染上了絮絮叨叨的毛病呢,真是太不“爆豪风”了呢。

所以我刚刚说到哪了——啊对了,说到小时候你一直跟着我。
说实话,我那个时候对你的第一印象真的还不错的——绿色的卷毛兔子。超级可爱,老实说我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伸手拉过你,然后将你搂在自己怀里狠狠地揉揉你的卷毛——感觉一定超级舒服,就像妈妈冬天衣服上毛毛一样。

但是我一直都没敢和你说也没敢堂堂正正的拉过你揉你的头——因为你刚刚见到我的时候就怯生生的,你又是小小一团……也许这就是我觉得你像一只兔子的原因吧,还是那种不大点的小兔子,有陌生人靠近就会害怕到颤抖的那一种。

——所以我决定要先让你对我没那么害怕,我要变成一个让你崇拜又向往的大哥哥;至少不会见到我就退避三尺的存在。
毕竟无论怎么说我还是比你大那么两三个月。

然而在这个计划执行的过程中我发现并不顺利。
你有一双像兔子一样的眼睛,里面常常会装满了那时候我最不屑的东西——眼泪。

——这可能因人而异,毕竟你的泪腺异常的发达……在我们做爱做的事的时候你也常常因为“太高兴”之类我不太能理解的理由哭出来——高兴为什么还要哭呢,这个笨蛋废久。
——转回小时候,那个时候的我觉得只有弱者才会时常眼含泪水。

现在想起来我真是个无药可救的熊孩子了。

现在好像还是一样熊,哈哈。

——咳咳,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你简直弱爆了,这样下去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呢?我从那一刻起就做好了“要保护出久一辈子不被人欺负”的心理准备了。

所以在我的个性觉醒以后,我开始拼命的想要将你限制在我的包围圈里,我想在你认清现实认清自己后就会老老实实的跟着我了。
以致于我采取了一种对我们彼此来说最不可取的一种方式——暴力欺凌。
说起来一点都不酷。这些事不应该是爆豪胜己这个人做的,尤其是对绿谷出久。
还取了“废久”这个名字来侮辱你——虽然后来这变成了属于我们两个人床上的一点小情趣。

其实我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那就是你我算得上是一类人……好像有点奇怪但是事实就是这样,至少在现在的我看来。

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让别人保护自己的人。
——将一朵天生从石头缝里顽强生长出来的花强行关进温室是行不通的。
因为他的心是自由且强大的,而在他见识过比他更加自由和强大的存在后,又怎么可能甘愿被困在这方寸天地,仅仅作为接受的一方呢?

我曾想过是不是连上天都是站在我这边,你居然是“无个性”——你一定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我以为这样你就会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像其他人一样接受我的保护。

然而我错了——所谓的梦想和决心是没那么容易被歼灭的,尤其是绿谷出久的梦想与决心。你永远都是“最碍眼”的那一个,对于那个时候被自尊心武装到毛孔的我来说。

——我承认对于“绿谷出久”我有些害怕了。这一点都不像是“爆豪胜己”会有的想法——但是很残酷的就是这个想法确确实实是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

每次看到你为了你所谓的“英雄梦”双眼放光的表情就会让我恼怒,我气愤你的固执,又气愤自己的胆怯与无力改变,这一切不可控制的转变为我对你的暴力相向。

——我任性的将你限制在只有我的范围里,我张扬的对你发泄着我对自己的不满。
这种情绪到了折寺中学期间直线上升,我觉得自己好像生病了,明明是想靠近你,明明是想保护你,明明是想要你依赖我——却一次又一次的对你说出那种带有侮辱字眼的话,一次又一次的对你进行暴力压制。

——我想我是病了——被困在名为“绿谷出久”的病灶里,无药可医。

——然后就不能不提一个男人了。
欧尔麦特,世界No.1的英雄,我们两个人都同样向往的超级英雄。

其实我是有一点恨欧尔麦特的——是他赋予你“个性”,将你彻底引出了我的守卫范围,给予了你除了向往以外的、追赶更广阔天地的机会。

我甚至嫉妒你放在他身上的目光——那些原本在我的计划里应该落在我身上的目光。

于是我变得更加过分——在知道了你拥有了“个性”以后,这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在一瞬间达到了顶峰,我猛地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没办法将你控制在自己的范围之内了。

——然后这些“恐惧”,就统统转化为了对你的愤怒。
因为“爆豪胜己”这四个字的一笔一划都是由“自尊心”组成,一星一毫都不能少,一旦少了,“爆豪胜己”这个整体就不复存在了。

——至少在那次和你私自打架之前,我都是这么觉得的。所以今天我能写出这样的东西,我自己也觉得有些梦幻。

我不得不说我的直觉还是很准的——“绿谷出久”真的很危险,会害怕也许是我的生物本能在保护自己。

——没有人能将“爆豪胜己”改变成如今这个样子,除了绿谷出久。

高中一年级的那次体育祭,半边混蛋曾在休息室里问我:“以鲁莽的举动轻易的将别人所背负的一切,绿谷他从以前开始就是那样的吗?”
我脑袋里轻易的就浮现出了从小到大发生在你我身上一次又一次证明着我被你“打败”了的“证明”,我选择再一次用盛怒掩盖我对你的恐惧,将“枪口”指向了半边混蛋。

——虽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算了,反正半边混蛋怎么样也我不关我什么事了……

还是说说咱们吧,这是咱们在一起第几个年头来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年了呢。

当我意识到自己对你的感情已经开始糅合变质成为另一种情绪的时候——我才发觉你的可爱从小开始到现在没有一丝一毫的减退,读到这的你一定会红着脸反驳我吧——说“形容男孩子怎么能用可爱这种词呢!”之类的话,但是原谅我无法想象出其他更贴切的形容词。

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里无限放大——你和四眼大饼脸一起出去也好、和半边混蛋笑着搭话也好……全部都映在脑海里,赶都赶不走。


我突然想起了书里写的那一个个苦恋而终的故事,明白了那些故事里主人公的心情,从而彻底进入了“恋爱笨蛋”模式。
那个时候开始我才开始思考到底是为什么我们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关系那么差的幼驯染的呢……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是废久的原因——要不是你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怎么会做出这么多傻了吧唧的事。

单恋真的很苦。
所以在知道了你单恋我那么久以后,整颗心脏都被汹涌爱意淹没,我无法想象到底亏欠了你多少,只能在余下的时间里尽我所能的补偿你。

——唔呃,这种肉麻死了的话果然不适合我说,感觉设定都崩了了啊……嘛,看在废久的面子上好了……哼。

今天是我们交往的第七年,人们都说什么七年之痒,但我除了对你一天比一天膨胀起来的爱意以外什么也感觉不到。相信你也是。
——不要害羞,继续看下去,不然会后悔一辈子:

“绿谷出久,你愿不愿意将你和爆豪胜己的恋人关系,更进一步呢。”

“那么,翻开下一页,签上你的名字。”

绿谷出久打开下一页,那是一张崭新的结婚申请表。

爆豪胜己的名字张狂的签在了一边,绿谷出久的名字规规矩矩的写在了另外一边。

——End——

喜欢你们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和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对于胜出是这样,对于正在看文的你们也是这样。

我爱你们。(๑•́₃•̀๑)

评论(6)

热度(48)